365bet开户 外军资讯 航空工业改善开放40年来试飞职业的衍变

航空工业改善开放40年来试飞职业的衍变



新中国航空试飞事业60年 为国奉献 勇闯蓝天
试飞员列队奔向新的试飞任务。中国航空工业集团提供
人们都知道,在飞机翱翔蓝天之前要经过复杂的研制过程。一架新机的诞生必须经过论证、设计、试制和试飞4个阶段,飞行试验是其中周期最长、环节最多、风险最大的阶段。
试飞,是指在真实大气条件下对飞行器、航空动力装置、机载设备和系统进行的各种试验。飞行试验贯穿于航空技术和产品发展的始终,发挥着试验科学不可替代的作用。驾驶新机挑战性能极限的试飞员们也因此被称作“刀尖上的舞者”,经过他们的试飞,新机才能获得通向蓝天的许可证。
今年是新中国航空试飞事业创建的第六十个年头。1959年4月15日,航空工业试飞中心的前身——飞行研究院在古城西安东北部的小镇阎良悄然诞生,从此结束了中国没有飞行试验研究机构的历史,开创了新中国自己的试飞事业,我国也成为继美、苏、英、法之后,世界上第五个拥有独立飞行试验机构的国家。
60年来,航空试飞事业从“一穷二白”到“望其项背”
“刚到阎良的时候,连加油车都没有,只能拿着脸盆,一盆一盆打到加油口里面去。”今年84岁的王昂是我国第一批试飞员,回忆起“一穷二白”的艰苦创业时期,他感慨万千。
生活条件也同样艰苦。一口80米深的水井是主要水源。煤不够烧,就把黄土、煤渣混在一起做成煤坯当燃料。
“一边建设,一边研究”是试飞事业艰苦创业的写照。在基本不具备试飞条件的空十一航校的旧址上,试飞人整修机场、解决设施、组建队伍,以极快的速度在1960年1月26日实现首次飞行,并于1960年6月17日实现了中国历史上飞行试验的第一架次,仅用80天就顺利完成了任务,在一张白纸上描绘出新中国试飞事业的最初蓝图。
改革开放的春风推动试飞事业加速发展脚步。这一时期,歼8Ⅱ、歼7Ⅲ、歼教7等新机同时进行鉴定定型试飞,试飞人员以“拼刺刀”的精神打响了中国航空史上史无前例的“航空三大战役”。
某型机是我国第一款没有基准机、自力更生研制的飞机。今年71岁的黄炳新是首次把该型机带上蓝天的试飞员。1998年,首次升空后不久发动机就出现了故障,飞机震动得连仪表板上的仪表都无法看清。“飞机落地后,仪表板上2/3的仪表连着五色导线全都振落下来,洒了我一身。”黄炳新说。在4年后该型战机的另一次性能试飞中,黄炳新又在战机方向舵掉落的状况下实现成功迫降。
一次次试出来的问题,让科研人员能够不断改进飞机性能。飞豹、运7系列、运8、直8、直9、直11等重大军民用飞机的鉴定试飞和适航取证试飞,让我国试飞技术由二代机向三代机的技术储备升级发展。到20世纪末,飞行试验专业配套、技术成熟,内容基本完整、程序基本规范,逐步形成自己的试飞模式,中国飞行试验进入了成熟发展期。
“三代机以后,与国外相比,我国在试飞理念、试飞技术上开始能‘望其项背’。”
歼10试飞总师周自全说。以三代机试飞为代表,新世纪头一个十年,航空工业试飞中心技术水平取得长足进步,掌握了多项关键技术,实现了多项重大突破,中国飞行试验水平和技术提高到一个崭新阶段。
一架架飞机背后,镌刻着默默奉献的试飞英雄的名字
走进刚刚成立的航空工业功勋园,初教6、歼10、空警2000……16架列阵以待的功勋飞机引人瞩目。60年来,航空工业试飞中心先后承担了几乎所有国家研制新机的试飞任务。这一架架飞机背后,是一位位默默奉献的试飞英雄的名字。
从1994年至今,先后有十余名试飞员和科研人员在执行试飞任务时壮烈牺牲。
一位年轻的试飞工程师,为了紧急赴外场执行试飞任务,说服家人将定好的婚期推迟,火速赶往外场,承担起该专业两个型号两架飞机的试飞工作任务。“等飞完这几个起落我就举行婚礼,到时候请你们来喝喜酒!”去外场前,他曾笑呵呵地对同事说。然而这个约定成为永远无法履行的遗憾。
上世纪90年代初,十号工程科研试飞任务启动时,一位1964年毕业于成都电讯工程学院的研究员毅然请战,临近退休之期出任型号课题主管的他激动万分。同事担心他的身体,他却说:“没问题,我身体硬朗着呢!如果在我退休之前还能为第三代飞机研制出力,那我这30年的航空试飞就没白干!我既对得起国家,也对得起自己了。”2002年,跟随型号任务奋战在外场的他倒在了试飞第一线,倒在了心爱的飞机旁……
更多经历了生死考验的试飞员将接力棒代代相传。双发停车、征服俯仰摆动、后机身失火、海上低空大表速、超低空试飞……无数次与死神擦肩而过,新中国最早一批试飞员之一的王昂,用一生践行了航空大学毕业后“去当飞行员、为祖国的航空事业奋斗终身”的梦想。世界最顶尖飞行员才能完成的高难度动作“眼镜蛇机动”,最先由新一代专家型试飞员李中华完成,他在5年间试飞国产新型战机高难度科目61个,首次掌握了国产三角翼战机和某型战斗机失速尾旋试飞技术,填补了我国试飞领域空白,在某型机试飞中创造了该机最大飞行表速、最大动升限等6项“之最”……
新时代里,不畏艰难、一往无前、挑战极限的“试飞精神”历久弥新。
2013年1月,关中腹地,在众人的翘首盼望中,国产大型军用运输机一飞冲天。试飞人都忘不了此型飞机第一次真人空运试验时的情景。当时,需要最大规模满员载人试验,1000多名党员除了当时正在出差的,全部报名,远远超过规定人数。
一位年轻的试飞工程师说:“我们科研人员去上机的话,可以从每个专业不同的角度去评价这个飞机,能给飞机将来的改型、试验,提供很多有价值的意见。”另一位年轻的工程师说:“我们对飞机有信心,经过这么多年跟它的相处,对它产生了感情,我们不上去,那由谁上去呢?”年轻党员们说自己身体好,应该先上机,而老党员们说:“还是我们上,一旦有什么意外,咱们的事业后继有人,年轻同志还可以为我国的航空试飞事业保存一分力量。”
最终,登上国产大型军用运输机的试飞人员中有3/4都是党员,真人空运试验获得了成功。
如今,虽然试飞条件、试飞水平早已今非昔比,航空试飞人仍要不断征服高原、高寒试飞的极端自然环境,不断挑战世界难题、飞行“禁区”。在试飞英雄前辈的精神指引下,一批批的试飞新星不断涌现。“大风哥”陈明、“结冰哥”赵生、“失速哥”赵明禹、“航母style
第一人”沈意……他们更具特色的“外号”折射出愈发朝气蓬勃的试飞事业。
开启数字化、智慧化试飞模式,逐步接轨世界先进水平
2000年至今,我国试飞事业在机型领域实现多项零的突破:完成了从陆基试飞向舰载试飞的跨越;无人机的试飞成为飞行试验的新领域;民用飞机实现了全面、完整、系统的试飞……
尤其是进入21世纪第二个十年,面对建设创新型国家的需要,航空装备井喷式发展,试飞事业也实现了跨越式发展。航空工业试飞中心在型号试飞、科研协作、技术发展、条件建设、试飞员培训等各方面均取得突破性成果,特别是科研试飞任务屡创新高,科研试飞架次数实现大幅跨越,攻克完成了一大批新型飞机、发动机等航空装备试飞任务。
同时,航空工业建立了飞行力学、强度载荷、飞行品质、振动与声学、动力装置、飞行控制、飞行模拟、测试与数据处理等由120多个专业构成的完整的研究、试验和设计、试制体系,飞行试验专业几乎涵盖了所有航空科学范畴。
在世界航空竞技的舞台上,中国从“望尘莫及”到“望其项背”,逐步走向舞台中心,与世界航空强国“同台竞技”。
大侧风试飞是国际公认的运输类飞机试飞I类风险科目。2018年ARJ21—700试飞队赴冰岛执行大侧风试飞任务。试飞完美收官的同时,中国航空试飞人以优异的表现赢得了外国友人的尊重和敬佩,向世界展示了中国试飞技术已与世界最先进水平接轨。
在国产大飞机C919试飞中,我国试飞事业又一次完成了里程碑的跨越——民机试飞首次采用数字化、智慧化的试飞模式,大幅提升试飞效率,我国已经达到了步步紧跟、追赶先进的试飞水平。
未来,各种新型号、新产品、新概念层出不穷,型号试飞任务“急、难、险、重、散、新”的特征不断深化。飞行试验是国家行为,飞行试验代表国家意志。站在一甲子的历史发展节点上,一批批来自五湖四海的优秀试飞员和试飞工程师们正在成长为主力,怀揣航空报国初心,为更多中国制造的飞机铺就通天路。
赵展慧 [ 责编:董大正 ]

在这项艰险的事业中,报国是醒目的标识;在祖国广阔的蓝天上,英雄是璀璨的星辰。

时间追溯至此前的半个多世纪。1959年4月15日,在古城西安东北部的小镇阎良,航空工业设立了飞行试验国家队航空工业试飞中心,从此结束了中国没有飞行试验研究机构的历史,开创了新中国自己的试飞事业,我国也成为继美、俄、英、法之后,世界上第五个拥有独立飞行试验机构的国家。

回望历史,
航空工业试飞事业自开创以来,经60年栉风沐雨,一代代试飞人激情进取,干惊天动地事、做隐姓埋名人,王昂、滑俊、黄炳新、李中华英雄的背后有着英雄的试飞员群体、埋头苦干拼搏奉献的试飞人群体,这是时代中国永不停步、不断走向辉煌的不竭动力。因为有了他们,
试飞事业向着打造世界一流试飞机构的战略目标阔步前行;因为有了他们,才有我国航空工业与世界航空强国从望尘莫及到望其项背再到同台竞技的辉煌。

这期间,试飞中心综合试飞能力得到快速提高,单机测试参数可达千余个,
具备了长航线跨区域试飞的组织能力,在型号试飞技术上取得了10多项突破,填补了国家科技空白。在航空人的不懈努力下,研制出分获国家科技进步一、二等奖的单轴变稳机和三轴变稳机,以及填补我国航空技术能力空白的高速弹射试验机,
研制成功了第三代磁记录系统和华山测试系统,建成了航空仿真重点实验室和火控重点实验室;预先研究水平迅速提高,特别是变稳技术研究,已逐步接近世界先进水平;风洞与飞行试验相关性的科研成就及时用于新机设计,大迎角飞行特性研究成果已经应用于多种飞机的失速尾旋预测;红外目标特性研究初见成效;飞行模拟仿真技术研究已在飞行工程试验、性能品质试飞模拟、新机试飞员培训上发挥重大作用。

年轻党员们说自己身体好,应该先上机,而老党员们说:还是我们上,一旦有什么意外的话,咱们的事业还有人,年轻同志还可以为我们的航空试飞事业保存一份力量。

我国首架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新型涡扇支线客机ARJ21-700适航审定试飞的完成,突破了民机试飞的所有关键技术。航空工业试飞中心组织了高温、高湿、高寒、高原、溅水等特殊气象和自然环境条件下的试飞,远赴国外完成北美自然结冰试飞、冰岛大侧风试飞,完成了失速、最小离地速度、颤振、动力装置等科目的试飞。通过型号试飞,航空工业建立了全面系统的民机试飞体系,为我国大飞机的腾飞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瞄准世界先进水平,实现试飞技术重大突破。在这一发展阶段,航空工业试飞中心接连承担了技术新、性能好、难度大的航空装备鉴定试飞和适航审定试飞任务。先后完成了飞豹、运8C、运7-100、运7H-500、运7-200B、运7-200A、直九C、直
8国产化、直
11等重大军民用飞机的鉴定试飞和适航取证试飞,成功实现了我国试飞技术由二代机向三代机的跨越。以三代机试飞为代表,新世纪头一个十年,航空工业试飞中心技术水平得到长足进步,掌握了多项关键技术,实现了多项重大突破,中国飞行试验水平和技术提高到一个崭新阶段。

精准对标型号试飞实现跨越式提升

祖国终将记住那些奉献于祖国的人!

365bet开户 ,李中华驾驶的战鹰,就是航空工业自行设计、研制的第三代战斗机歼10。而这次试飞,是歼10试飞定型的最后一个拦路虎低空大表速。此前,
他已经飞出了该机的最大马赫数、最大旋转角速度、最长续航时间、最小可用操纵速度等一系列极限数据。

新的时代需要我们用实践书写新的英雄故事,崇尚英雄就是要是学习英雄,学习他们在高科技的试飞事业中勇于攀登、勤于钻研的探索创新精神;学习他们在高强度的试飞事业中,勇挑重担、任劳任怨的拼搏精神;学习他们在高风险的试飞事业中,细致严谨、大胆实践的科学精神;学习他们在高难度的试飞事业中,不畏艰难、一往无前的献身精神。让我们崇尚英雄、学习英雄,铸就强国梦想,开启航空试飞事业新征程!

这一时期,为了加强国防建设,航空工业率先完成了两7、两8、一机、一发、一弹的定型试飞任务,走过了其他国家需要两三倍时间才能走完的发展历程。与此同时,航空工业积极开展对外开放,加强国际科技交流与合作,
引进达明Ⅲ、骊山、秦川测试系统和3架电子特设试验机,为试飞数据处理电子化和自动化奠定了基础;建立型号试飞行政与技术的矩阵管理系统,试飞效率大大提高,荣获几十项国家级、省部级科技进步奖。

蓝天试剑,勇者无畏。回眸苍穹,一代代试飞人以超乎寻常的勇气创造了一个个堪称经典的蓝天传奇。可以说,航空试飞事业的高风险性,使得这个特殊的群体成为和平时期离死神最近的人。从1994年至今,先后有16名同志在执行试飞任务时壮烈牺牲,他们是血洒长空、用生命捍卫神圣事业的英雄。

歼10定型试飞的圆满完成,是我国国防装备建设的重要里程碑,航空工业实现了一系列试飞之最:试飞架次最多、问题遗留给用户最少、试飞考核内容最新最全、试飞包线和试飞风险最大、武器实弹投射种类和数量最多、机载测试和地面监控参数最多、试飞效率最高、试飞安全性最好、试飞实力增长最显著,使我国试飞技术实现由第二代向第三代的全面跨越,达到了国际先进水平。

山因脊而雄,屋因梁而固。一个有希望的民族不能没有英雄,一个有前途的的国家不能没有先锋,一份神圣的事业更不乏闪烁着精神光芒的英雄。战争年代,英雄产生在烽烟滚滚里,产生在炮火连天中,和平时期,英雄产生在默默奉献里,产生在平凡岗位中。试飞英雄王昂、滑俊、黄炳新、李中华,航空金奖获得者周自全、张克荣,国际试飞员张景亭、赵鹏,一个个航空精英的名字背后,都有着一个个惊险激荡的传奇故事,在科研试飞这个没有硝烟的战场上,英雄们用辛勤和汗水挥洒着青春,铸写着忠诚,那一段段感人肺腑的故事,篇篇都是用激情和热血书写的深情礼赞

试飞中心成立以来,航空人历经磨砺与艰辛,完成了型号试飞的起步和创业,奋发图强创造了试飞事业的诸多第一。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开启了中国改革开放的进程,包括航空工业在内,我国国防现代化建设迎来了一轮发展高潮,试飞事业也结出了累累硕果。

中国航空报讯:60年沧桑砥砺,一甲子春华秋实。

改革开放以来,航空工业承担了我国几乎全部的航空武器装备设计定型试飞和民机适航审定试飞任务。航空工业试飞中心成立59年来共完成60多型飞机、30多型发动机、2000余项机载设备的国家级鉴定试飞和适航审定试飞任务,完成1300余项专题研究,获得科技成果1000余项,其中国家科技进步奖60余项。

失速尾旋是国家I类风险试飞科目,被视为空中禁区。仅美国和俄罗斯在失速尾旋科目试飞中就损失过几十架飞机,数十名试飞员献出了生命,被世界航空界称为死亡陷阱。为攻克这一世界难题,由型号总师系统、科研人员、保障单位以及试飞员等组成了专门团队,党委则组建了党员先锋队。面对死亡陷阱,大家毫不退缩,通过科学的分析计算、超人的胆魄与坚韧向禁区发起了挑战,首次在新机定型阶段完全依靠自己力量完成了大迎角失速尾旋试飞,为今后我国其它新型飞机大迎角失速尾旋试飞铺平了道路。我国因此成为世界上为数不多的掌握尾旋试飞技术的国家之一。

目前,航空工业已建成为集多重职能于一身,具有一定规模的航空预先研究、军机设计定型/鉴定和民机适航审定试飞的国家级综合试飞基地,突破了一系列重大关键试飞技术难关,拥有飞行力学、强度载荷、飞行品质、振动与声学、动力装置、飞行控制、飞行模拟、测试与数据处理等120多个专业构成的完整的研究、试验和设计、试制体系,飞行试验专业几乎涵盖了所有航空科学范畴。

展望未来,我国航空工业呈现井喷式发展,各种新型号、新产品、新概念层出不穷,型号试飞任务急、难、险、重、散、新的特点不断深化。飞行试验是国家行为,飞行试验代表国家意志。航空工业试飞全线将以一心、两融、三力、五化的集团公司发展战略为引领,坚持一体两翼、开放共赢、改革创新、协调发展的总体发展思路,不忘航空报国初心、牢记建设新时代航空强国使命,为铸就伟大中国梦而书写新的光荣和梦想!

新世纪第一个十年是航空工业型号试飞的兴旺和突破时期一批三代机试飞,
加上一批航空装备,将中国飞行试验的水平和技术提高到一个崭新阶段。

一位年轻的试飞工程师说:我们科研人员去上机的话,可以从每个专业不同的角度去评价这个飞机,就可能会给飞机将来的改型、试验,提供很多有价值的意见。”

365bet开户 1

60年来,英雄的身后成长着一批批璀璨的试飞之星:大风哥陈明、结冰哥赵生、失速哥赵明禹、试飞员单龙飞、航母style
沈意英雄的身后是更多的英雄群体:党员先锋队、青年突击队、型号攻坚团队以英雄为路标,试飞人崇尚英雄的实际行动是经年累月的坚守,是埋头苦干的奋进,是恪尽职守的担当,是英雄情怀的激荡,是砥砺前行中彰显英雄本色、传承英雄精神的光辉历程。

这一时期,面对型号项目多、难度大、风险高、任务重、试飞地点分散的特点,
试飞中心以安全和效率为主题,工作落地、责任落实、措施落细,圆满完成了一批歼击机、运输机、直升机以及发动机等型号定型和鉴定试飞,攻克了一批试飞关键技术,重点试验试飞项目取得进展,
相关作业流程、适配规律及评定方法得到突破,验证了飞机作战能力、技术性能,
填补了国内数十项技术空白,强力支撑了大国强军战略,为我国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建设作出了巨大贡献。

从放牛娃到试飞英雄滑俊。1976年,为了加快新型高空高速歼击机定型试飞的进度,上级要求试飞团改装两名该机试飞员,并且要求改装的同志必须在较短时间内挑起新机试飞的重担。就在这时,滑俊挺身而出,要求改装,他说:国防不早日强大就会挨打,想到祖国的安危,我豁出命也要尽快把它飞出来!并以中国共产党员的名义向团党委递交了一份决心书。29年的飞行生涯,滑俊从一名放牛娃成长为空军试飞团的副团长,为新机早日定型作出了巨大贡献。1980年1月中央军委授予他科研试飞英雄荣誉称号,并获一级英模勋章。

按照紧贴设计、围绕取证、心系运行的原则,试飞中心提前介入,发挥飞行试验技术优势,成功保障了C919大型客机、大型灭火/水上救援水陆两栖飞机AG600首飞,同步开展C919转场试飞中心后持续飞行,开创了航空工业民机试飞新局面。

60年砥砺:国家至上、举旗塑魂

三大战役吹响加速发展的号角

他从航空大学走来王昂。去当飞行员,为祖国的航空事业奋斗终身,一句承诺便与航空事业结缘一生、奋斗一生、成就一生。王昂的试飞员生涯,有过多次极具风险的经历,双发停车、征服俯仰摆动、后机身失火、海上低空大表速、超越低空试飞多少次生与死的考验凭借的是大无畏革命英雄主义的情怀,1980年1月3曰,他被中央军委授予科研试飞英雄荣誉称号,并获一级英模勋章。

中国航空报讯:2015年9月3日,在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大会上,17型183架飞机组成10个空中梯队飞越天安门广场接受检阅,创造了新中国历次阅兵规模和机型数量历史之最;2017年7月30日,为庆祝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90周年,129架战机组成的空中梯队接受检阅,展示了我国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建设的最新成就很多人不知道,这些阅兵飞机都是经由航空工业完成新机定型试飞后,从而获得了通向蓝天的许可证。

飞机高原、高寒试飞是在极端自然条件下进行的试飞科目,目的是检验新机在特殊环境下的性能。2013年以来,航空工业试飞中心参试团队先后多次上高原、进雪原,圆满完成了多型飞机高原、高寒试飞任务。在高原试飞中,党员先锋队勇闯青藏高原,克服海拔4600米强烈的高原反应,通过技术攻关解决了多项高原试飞难题,自主研发了振动监视系统,有效保障了试飞安全,提高了试飞效率。高寒试飞中,零下40度的地表寒风怒号,共产党员冲锋在前、吃苦在前,带领参试团队克服重重困难,检验了飞机和机载设备在极端低温条件下的性能,拿到了准确数据。挑战自然极限,这不仅是对飞机性能的考验,更是对参试人员生理和心理的考验。面对严酷的自然环境,航空工业试飞中心党员群体以实际行动诠释了英雄群体的深刻内涵。

2003年11月,西北某机场,一架战机以雷霆万钧之势划过跑道,冲向天际。万米高空之上,英雄试飞员李中华从容地驾驶着战机,开加力向下俯冲。随着速度增大,战机有如离弦之箭直奔地面!

另一位年轻的工程师说:我们对飞机有信心,经过这么多年我们跟它的相处,我们对它是有感情的,我们不上去,那别人谁还会再上去呢?

歼10试飞过程中,航空工业先后完成了数十项试飞技术攻关、专题研究和设备研制项目,试飞测试和地面实时监控比以往型号增加了一个数量级,开发和研制了一批新数据处理软件,使我国总体试飞技术水平和效率上了一个大台阶。在2006年度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上,歼10飞机工程荣获国家科技进步奖特等奖。

飞豹首席试飞员黄炳新。1998年,中国飞豹战机首飞,试飞员黄炳新在发动机故障、飞机震动得连仪表板上的仪表都无法看清的情况下冒险着陆,着陆时巨大的冲击力令仪表板上三分之二的仪表被震落。4年后飞豹战机另一次性能试飞,黄炳新在战机方向舵掉落的状况下实现迫降,而在国际试飞史上,飞机的方向舵掉了,还能把飞机飞回来实现安全着陆,史无前例。

资料图:航空工业试飞中心AG600大型水陆两栖飞机成功首飞

时代先锋用自己的行动践行航空报国的使命

从改革开放初期到20世纪90年代末的这段历程中,广大航空人用心血和生命铸就了八三精神飞豹精神改装精神,中国试飞事业排除万难,平稳发展,实现了从二代机到三代机的技术储备和升级发展。这一阶段,航空工业的飞行试验技术得到了进一步发展,到20世纪末,飞行试验专业配套、技术成熟,内容基本完整、程序基本规范,逐步形成自己的试飞模式,中国飞行试验进入了一个成熟和发展期。

冰岛追风ARJ21飞机大侧风试飞展现中国力量

歼10出击实现试飞技术重大突破

长期以来,基于安全考虑,试飞工程师们一直在努力通过技术改进控制需要上机进行飞行试验的人数,但是,国产大型军用运输机进行第一次真人空运试验时,需要最大规模满员载人试验,然而没想到是,在科研一线,一千多名党员除了当时正在出差的,全部报了名,远远超过规定人数。

提到这个时期,很多人都会想起我国航空史上著名的三大战役。它就是20世纪80年代,歼7Ⅲ、歼8Ⅱ和歼教7三种新机同时进行鉴定定型试飞,这在中国尚属首次。在此期间,试飞员仅处置空中停车险情就达160余次。

突破禁区自主完成失速尾旋试飞

三大战役吹响了试飞事业前进的号角,航空工业相继在试验试飞各领域取得了一系列突破。从1989年起,航空工业先后完成了空中加受油工程空中对接试飞,飞豹设计定型试飞,运8C、运7-100、运7H-500、运7-200B、运7-200A和多型直升机等重大军民用飞机的鉴定试飞和适航取证试飞。其中空中加受油工程的成功试飞填补了我国空中加油飞行试验技术的空白,使我国进入了该项技术世界先进行列;飞豹定型试飞中,
试飞员凭借过人的胆识和高超的技艺,正确处置了空中漏油、无方向舵着陆等重大险情,创造了一个又一个蓝天奇迹。

60年来,伴随着新中国航空工业的发展,航空工业试飞中心先后承担了国家研制新机90%以上的试飞任务,
经历了从脸盆加油的艰苦创业、到圆满完成三机定型、加油工程、八三工程、十号工程等国家重点型号试飞任务的快速发展阶段,可以说,一部航空试飞事业的发展史,就是一部坚持党的领导、加强党的建设的历史,就是一部承载国家战略、保军强军、举旗塑魂的奋斗史,就是一部孕育英雄、激荡着英雄情怀的发展史。

进入21世纪第二个十年,面对改革创新型国家建设的需要,面对航空装备井喷式发展的新形势,我国的航空试飞技术迎来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和挑战。2010年底,航空工业党组作出了《关于加强试飞行业建设的决定》,为航空工业试飞事业的发展壮大确定了新方向,提出了新要求。

60年奋进:前赴后继、英雄辈出

在试验设施方面,航空工业拥有飞行仿真、飞行试验测试航空科技重点实验室等在内的空地一体化实验室体系,拥有包括变稳飞机、空中飞行试验台、雷达电子试验机等在内的一批技术验证试验机群,
拥有全任务飞行模拟台、天线试验场、激光雷达站、微波着陆系统等大型设备30多项,拥有具有世界先进水平的、集实时监控、数据处理于一体的A/GDAS系统,
拥有两条全长3400米的跑道,具备承担各种航空器综合试飞任务的能力。

60年来,新中国试飞事业涵盖了几乎全部航空武器装备设计定型试飞和民机适航审定试飞任务,共完成数十型飞机和发动机、数千项机载设备的国家级鉴定试飞和适航审定试飞任务,完成1300余项试飞领域专题研究,获得科技成果1000余项,其中国家科技进步奖60余项。

以歼10飞机试飞为代表的新世纪的第一个十年,航空工业的试飞技术水平得到了长足进步,掌握了多项关键技术,
实现多项重大突破,取得跨越发展:连续突破三代机人机闭环飞行品质、颤振/气动伺服弹性、大迎角特性、综合航电等30多项试飞关键技术,完全掌握了三代机鉴定试飞技术;自主成功研制雷达电子试验机、空中试车台、6自由度飞行模拟器、颤振激励系统等;自主成功研制GDAS实时监控系统、ADAS监控系统、外部参数测量系统;具备特种试验机重大改装总体设计能力,具备对机体结构、机械系统、电气系统等进行测试改装的能力,在试验机反尾旋伞系统、重心自动调节系统等非标系统的研制与改装方面居于国际领先地位。

60年砺剑:英雄本色、笑傲苍穹

在近60年的发展历程中,航空工业涌现出了王昂、滑俊、黄炳新、李中华4位试飞英雄,培养了航空金奖获得者周自全、张克荣,打造出国际试飞员李中华、张景亭等,以及被国际试飞员协会认可的国际试飞员赵鹏等一大批航空试飞领域的精英。目前航空工业试飞中心共有各类省部级以上技术专家26人;共有省部级以上技能专家17人;被集团公司授予航空工业高技能人才培训基地,首个省级技能大师工作室获授牌。同时,试飞中心积极推动学位点申请与建设,目前建立了1个博士后科研工作站、1个博士培养点和3个硕士培养点。

雷霆千钧势,鲲鹏展雄姿。2013年元月,关中腹地,在众人的翘首盼望中,国产大型军用运输机一飞冲天,展示了大国鲲鹏坚不可摧的力量,那威壮的轰鸣声,如滚滚春雷,激荡起多少人心底的涟漪。为了首飞,在近六年的时间里,航空工业试飞中心多少人废寝忘食,多少人呕心沥血

航空工业将始终牢记航空报国、航空兴国、航空强国的神圣使命,进一步坚持改革开放,坚决完成好航空武器装备科研试飞任务,为建设新时代航空强国、为国防和军队现代化建设再立新功!

透过一个英雄,你能看到一段成功和辉煌;透过一群英雄,你能看到事业的崇高与神圣。

改革开放40年的历史,就是一部航空人承载国家战略、保军强军、举旗塑魂的奋斗史;40年来,一代代航空人栉风沐雨、搏击蓝天,取得了型号试飞的辉煌成就;40年来,航空人攻克并掌握了飞机、直升机、动力装置、航电/武器系统、试飞测试等领域一大批关键技术,强力支撑和引领着航空科技的跨越式发展;40年来,在一次次挑战极限、探索未知的光辉历程中,试飞人用忠诚和无畏诠释了航空人献身国防、矢志蓝天的坚强信念

战争年代,英雄诞生在烽烟滚滚里,诞生在炮火连天中;和平时期,英雄则诞生在默默奉献里,诞生在平凡岗位上。

挑战极限高原、高寒试飞征服极端自然环境

祖国终将选择那些忠诚于祖国的人!

60年来,新中国试飞事业白手起家,从无到有,已经建成为集多重职能于一身,具有一定规模的航空预先研究、军机设计定型/鉴定和民机适航审定试飞的国家级综合试飞基地。突破了一系列重大关键试飞技术难关,拥有飞行力学、强度载荷、飞行品质、振动与声学、动力装置、飞行控制、飞行模拟、测试与数据处理等120多个专业构成的完整的研究、试验和设计、试制体系,飞行试验专业几乎涵盖了所有航空科学范畴。

一位1964年毕业于成都电讯工程学院的老研究员,九十年代初,当十号工程科研试飞任务启动时,五十多岁担任型号课题主管的他激动万分,毅然请战。
老廖,这种新机现在还在探索、研制阶段,从现在起到试飞定型,还需一个很长的周期,你年龄大了,身体能坚持下来吗?没问题,我身体硬朗着呢!我到退休还有七八年,如果在我退休之前还能为第三代飞机研制出力,那我这三十年的航空试飞就没白干!我就既对得起国家,也对得起自己了。
直到2002年,跟随型号任务奋战在外场的老廖倒在了试飞第一线,倒在了心爱的飞机旁

习近平总书记曾说:一个有希望的民族不能没有英雄,一个有前途的国家不能没有先锋。

大力发展试飞技术,三大战役吹响前进号角。上世纪80年代,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开启了中国改革开放的进程,给国家经济社会发展带来重大转折,沐浴着改革的春风,包括航空工业在内,我国国防现代化建设迎来一轮发展高潮,试飞事业也结出累累硕果。这一时期,歼7系列等新机同时进行鉴定定型试飞,这在中国是首次,试飞儿女以拼刺刀的精神打响了中国航空史上一场史无前例的航空三大战役。从改革开放初期到90年代末的这段历程中,广大试飞人用心血和生命铸就了八三精神、飞豹精神、改装精神,中国试飞事业排除万难,平稳发展,实现了从二代机到三代机的技术储备和升级发展。这一阶段飞行试验技术得到了进一步发展,到20世纪末,飞行试验专业配套、技术成熟,内容基本完整、程序基本规范,逐步形成自己的试飞模式,中国飞行试验进入了一个成熟和发展期。

精准对标,型号试飞实现跨越式提升。进入21世纪第二个十年,面对改革创新型国家建设的需要,面对航空装备井喷式发展的新形势,航空工业试飞中心瞄准国际航空技术发展趋势,坚持自力更生、自主创新、科学管理,提出了一体两翼、开放共赢、改革创新、协调发展的总体发展思路,在型号试飞、科研协作、技术发展、条件建设、试飞员培训等各方面均取得突破性成果,特别是科研试飞任务屡创新高,科研试飞架次数实现大幅跨越,型号试飞实现了三大能力的跨越式提升,攻克完成了一大批新型飞机、发动机等航空装备试飞任务,试飞技术和能力取得跨越式发展,有力助推了我国航空工业迈向世界先进水平。

大侧风试飞是国际公认的运输类飞机试飞I类风险科目。2018年ARJ21-700试飞队赴冰岛执行大侧风试飞任务,航空工业试飞中心党委组建了试飞队临时党支部,从试飞前期准备到安全质量保证措施及相关预案,从机场环境、试飞队生活环境到试飞现场组织管理充分参与决策。临时党支部作为试飞队的领导核心和战斗堡垒,在保持队伍思想稳定、保障试飞质量安全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试飞完美收官。中国航空试飞人以优异的表现赢得了外方的尊重和敬佩,向世界展示了中国形象、中国力量。

60年来,新中国从事航空科研试飞事业的人们,以国之重器、以命铸之的情怀,叩天门、闯险关,描绘了一幅幅绚丽恢宏的试飞事业壮丽长卷。伟大事业铸就伟大传奇,试飞事业涌现出了王昂、滑俊、黄炳新、李中华四位国家试飞英雄,培养了航空金奖获得者周自全、张克荣,打造出国际试飞员李中华、张景亭等,以及被国际试飞员协会认可的国际试飞员赵鹏等一大批航空试飞领域的精英。我们看到并永远记得,身后,也有16位烈士,为了这项事业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艰苦创业打基础,开拓中国试飞之路。60年前,航空工业试飞中心接收了基本不具备试飞条件的空十一航校的旧址,创建初期,提出了一边建设,一边研究,迅速发展,逐步建成的方针,整修机场、解决设施、组建队伍、艰苦创业、日夜兼程为飞行创造条件,以极快的速度在1960年1月26日实现首次飞行。面对三年自然灾害的困难和外援撤走的双重压力,老一辈试飞人凭着不屈的骨气,凭着中国人自己的聪明才智,开创了用脸盆加油的飞行日子,并在1960年6月17日实现了中国历史上飞行试验的第一架次,仅用80天顺利完成了任务。在那个百废待兴的年代,创业者们饱尝了难以想象的艰辛,自力更生,奋发图强,在一张白纸上描绘着中国的试飞大业。

眼镜蛇机动第一人李中华。毕业于南京航空学院的李中华是新一代专家型试飞员的杰出代表:5年间试飞国产新型战机高难科目61个、其中仅一类风险科目就多达57个,首次掌握了国产三角翼战机和某重型战斗机失速尾旋试飞技术、填补我国试飞领域空白,在某型机试飞中创造了该机最大飞行表速、最大动升限等6项之最1997年6月,李中华以高超的飞行技艺,挑战世界最顶尖飞行员才能完成的高难度机动作眼镜蛇机动,令国际同行为之折服,并成为中国独立完成眼镜蛇机动动作的第一人。

最终,登上国产大型军用运输机的试飞人员中有四分之三都是党员,这次真人空运试验获得了成功。

一位年轻的试飞工程师,为了紧急赴外场执行试飞任务,说服家人将订好的婚期推迟,火速赶往外场,承担起环控专业两个型号两架飞机的试飞工作任务。在这期间,他只是抽空给家人打个电话报平安,记得去外场前他曾笑呵呵地对同事说:等飞完这几个起落我就举行婚礼,到时候请你们来喝喜酒!有谁想到,这个约定竟在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成为永远的纪念。

标签:, , ,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